當前位置:企業要訊
  波音困難重重拖累美國制造業 新任CEO能否力挽狂瀾  
   
  發布時間: 19-12-27 10:09:51am     
         
 

   737Max停產、星際飛船(Starliner)測試失敗、CEO丹尼斯·米倫伯格(DennisMilenburg)被迫辭職等負面消息令波音進入“寒冬”。為了贏回監管機構和公眾的信任,波音選擇了“換帥”,但是效果如何仍需等待。與此同時,波音宣布737Max的停產,多位經濟學家認為將導致本就低迷的美國制造業將更加疲軟。

  737 Max停產、星際飛船(Starliner)測試失敗、CEO丹尼斯·米倫伯格(Dennis Milenburg)被迫辭職等負面消息令波音進入“寒冬”。為了贏回監管機構和公眾的信任,波音選擇了“換帥”,但是效果如何仍需等待。與此同時,波音宣布737 Max的停產,多位經濟學家認為將導致本就低迷的美國制造業將更加疲軟。

  當地時間1224日,美國飛機制造商波音的一名高管表示,該公司提交給美國眾議院交通與基礎設施委員會的最新一批內部文件顯示,該公司員工對安全的擔憂“非常令人不安”。

  該名高管稱,這些文件包括公司高級試駕員馬克·?思{(Mark Forkner)發出的新信息。?思{曾抱怨波音MCAS防失速系統的飛行模擬器測試中存在“極其惡劣”的不穩定行為。該消息的發布或將加深籠罩波音的危機感。自從737 Max自今年3月停飛以來,波音已經損失了超過80億美元,以及市值跌超25%。1217日,波音宣布計劃從明年1月起暫停生產737 Max飛機。

  這個圣誕節,對于波音來說,難言快樂。737 Max停產、星際飛船(Starliner)測試失敗、CEO丹尼斯·米倫伯格(Dennis Milenburg)被迫辭職等負面消息令波音進入“寒冬”。為了贏回監管機構和公眾的信任,波音選擇了“換帥”,但是效果如何仍需等待。與此同時,波音宣布737 Max的停產,多位經濟學家認為將導致本就低迷的美國制造業將更加疲軟。

  最后一根稻草

  1221日,波音的航空航天部門的一次Starliner發射任務測試以失敗告終。而在此前的一次測試中,Starliner成功地由俄羅斯制造的火箭發動機運載升空。此次失敗對該公司讓宇航員乘坐美國制造的發射器重回太空的努力造成不小打擊。

  當時,在Starliner發射升空之后,米倫伯格稱贊了波音團隊和聯合發射聯盟(United Launch Alliance)進行了“歷史性的星際飛船無人駕駛發射”。不過,他隨即被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打臉”。NASA披露,波音公司未能履行其與NASA的合同義務。Starliner雖然進入了軌道,但未能到達預定的目的地。

  據NASA網站報道,波音的員工表示,Starliner按計劃與發射裝置分離,但一個任務運行時間系統的錯誤導致了這次失敗。檢查結果發現,飛船引擎在燃燒過程中沒有同步到正確的時間。當引擎點燃時,沒有足夠的推進劑到達國際空間站。

  這不是波音第一次出錯。此前在一次試驗中,波音曾臨時中止測試,理由是當時Starliner的三個降落傘中有一個未能打開,無法使飛船安全著陸。該公司的工程師最終找到故障的原因是降落傘繩索上的一個銷釘連接不正確。對于一個致力于太空飛行的企業來說,這種對細節的忽視是致命的。

  Starliner測試失敗已成為波音的又一個污點。試飛失敗迫使波音提前一周結束測試任務,并將可能進一步推遲波音開始向空間站運送人類的計劃。2014年,波音從美國政府手中獲得了一份價值42億美元的合同,開發一種美國將宇航員送往國際空間站的宇宙飛船,結束美國對俄羅斯昂貴的發射服務的依賴。

  五年之后,波音仍未交付。重重壓力之下,米倫伯格于當地時間23日被迫辭去CEO職位。隨后,波音宣布現任董事會主席戴維·卡爾霍恩(David Calhoun)將接任這一職位。

  Teal Group航空業分析師Richard Aboulafia表示,波音決定罷免CEO主要原因可能是該公司不斷增多的問題以及該公司對這些問題的糟糕處理方式。

  換帥能否立竿見影?

  米倫伯格的一系列做法飽受爭議。他在國會聽證會上的言論引起了議員們的憤怒;他反復對737 Max可能何時恢復服務做出過于樂觀的預測,令監管機構和航空公司感到不安。據報道,米倫伯格11月與聯邦航空管理局局長史蒂夫·迪克森(Steve Dickson)會面,并因向該監管機構施加壓力而被訓斥。

  迪克森表示,波音正在推動一種不切實際的、快速恢復最大速度的做法。本月初,對該公司不切實際的737 Max飛機返航時間表,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簡稱FAA)罕見地表示憤怒和公開譴責,并擔心它試圖向監管機構施壓,要求它們更快采取行動。

  由于未能按時提供足夠的信息,說明公司努力升級讓737 Max重返天空的過程,波音一直備受監管機構和航空公司客戶的批評。這一系列行為加劇了波音與FAA緊張的關系。

  Fox Rothschild合伙人、航空專家Mark Dombroff表示,為了重建信任,波音必須修復與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和其他機構的關系,必須對旅行中的乘客保持足夠的透明。

  這正是卡爾霍恩的首要任務,F年62歲的卡爾霍恩對危機和航空業并不陌生。他在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工作了20多年。在2001911日恐怖襲擊事件攪亂航空業之前,他曾在GE航空部門工作過幾個月。此外,卡爾霍恩是黑石集團的高管、卡特彼勒公司的董事會成員以及蓋茨工業公司的董事長。豐富的履歷令他得到多人的認可。

  黑石集團首席執行官史蒂夫·施瓦茨曼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像戴維這樣的世界級領導人執掌波音,不僅對公司有利,對國家也很重要。”

  耶魯大學管理學院教授Jeff Sonnenfeld認為,卡爾霍恩是領導這家陷入困境的飛機制造商的“完美人選”。

  Sonnenfeld表示,卡爾霍恩與波音公司前CEO詹姆斯·麥克納尼的關系是他擔任該職位的首要條件。在麥克納尼掌舵期間,從2005年到2015年,波音公司開始生產737 Max。“他是麥克納尼的門生,所以如果你在尋找麥克納尼的積極影響,你會發現他在麥克納尼回來的時候就在那里工作了。”

  歐洲研究機構Redburn的工業專家Timm Schulze-Melander表示,卡爾霍恩在波音董事會的經歷將使他能夠“在短時間內執掌公司,而無需長時間的熟悉”。

  不過,也有分析師對波音更換管理層的決定并不看好。Argus研究分析師John Eade表示,波音還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以證明它能讓曾經廣受歡迎的737 Max重新投入使用。“關于這款飛機何時再次飛行,有太多的不確定性。”

  FAA23日表示,他們不會對波音的商業決定發表評論,也沒有設定何時完成對737Max的重新認證工作。

  737 MAX停產或將拖累美一季度GDP0.5個點

  1217日,波音宣布計劃從20201月起暫停生產737 Max飛機。波音的這一決定無疑是承認該公司將花費比預期更長的時間來讓737 Max重返天空。

  Aboulafia指出,“如果他們從FAA那里得到一些消息,稱明年1月或2月的情況看起來不錯,他們就不會這么做。”

  Edward Jones工業分析師Jeff Windau表示,波音已經制造但無法交付的400架飛機可能是決定停產的一個主要因素。這是“考慮到存儲空間,以及一旦飛機準備好返回服務,你能以多高效的方式將它們送達”。

  DePaul University教授、航空專家Joe Schwieterman補充道,長期停飛讓波音陷入了困境。停飛使該公司失去生產大量飛機本應獲得的規模經濟效益。但是,由于繼續生產停飛的飛機,波音公司被迫將它們儲存在地面上,因此它們因為無法交付而貶值。

  Schwieterman認為,“關閉工廠將有助于波音節省資金,但也將破壞為Max和其他737型飛機提供零部件的約900家公司的網絡。在飛機準備好飛行之前,航空公司當然不會為它們買單。所以,波音公司在這里真的是進退兩難。”

  據知情人士透露,波音表示,在停產期間,公司不打算在華盛頓倫頓工廠解雇或暫時解雇工人。工廠的12000名工人中,將有一部分工人被臨時調職。

  即便如此,停產仍將削減美國的經濟產出,因為波音是美國制造業的主要驅動力之一。截至今年10月,美國航空業的工廠產出為1064億美元,同比下降17%,其主要原因是波音曾削減737 Max的產量。

  Aboulafia還表示,737 Max的停產可能會在未來幾個月阻礙美國經濟的發展,并可能惡化美國進出口的貿易平衡,“因為這是出口中國的最大的單一制造產品。”

  更為糟糕的是,波音的下滑將加劇美國制造業的困境。在不斷放緩的美國經濟中,制造業是最薄弱的環節。分析認為,如果這家航空巨頭無法獲得監管部門的批準、重新開始生產這款飛機,其連鎖反應將足以在明年初對美國經濟增長造成相當大的影響。

  RSM首席經濟學家Joseph Brusuelas在一份報告中寫道,停產的影響遠遠超出了波音自己的業務范圍。“損失將波及整個經濟,影響從庫存渠道、工廠訂單、工業生產,最終影響到波音龐大的供應商網絡中的員工數量。”

  美國航空航天系統公司(Spirit AeroSystems Holdings Inc.)超過50%的收入來自737飛機部件。該公司一直在以每月52架的速度生產飛機機身,如今它也完全停止了生產。Spirit表示,此次停產“將對Spirit的業務、財務狀況、運營結果和現金流產生不利影響”,這是此前未曾預測到的。

  Capital Economics資深美國經濟學家Michael Pearce稱:“供應商也可能暫停投資計劃。停產持續的時間越長,就越有可能對消費和投資增長造成更廣泛的打擊。”

  摩根大通預計,波音停產737 Max將拖累美國明年第一季度GDP增速0.5個百分點。如果這樣,那2020年第一季度美國經濟增長前景將變得非常黯淡,可能只有1%左右,遠低于此前預測的1.6%。摩根大通還預計,即使決定停產,波音仍需要每個月在737Max上花費超10億美元。

摩根大通分析師Steve Tusa表示,從更長期來看,波音面臨的大規模積壓訂單下滑或持續的聲譽損害都是一個不利因素。但更令人擔憂的是,這款飛機有可能根本不會復飛。

 

 
   
    關閉窗口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中國企業聯合會信息工作部 技術支持 京ICP證 13027772號
宁夏体彩11选五手机版 pk10冠亚和刷水技巧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六肖中特期期准 天津11选5走势图基本 广东快乐十分视频开奖 秒速赛车在线计划 青海体彩11选5走势 体彩排列五开奖视频 广东11选5一期一码计划 河北20选五开奖号码